在缺角的生命中 看見愛與原諒...



認識水蜜桃阿嬤,先要從剛進門的七雙小鞋子說起。海拔一千三百六十公尺的新竹尖石鄉泰崗,與雲霧等高,在這陡峭貧瘠的高山上,卻是多汁可口的水蜜桃原鄉。這裡不僅是阿嬤的家,也是五歲兒童小豹的家。去年七月,小豹的媽媽走了,隔不到一星期,爸爸也走了……

本篇文章摘自: 商業周刊第 1021 期
作者:成章瑜


新竹縣尖石鄉一位「水蜜桃阿嬤」江秋玲的故事,她的兒子、媳婦相繼自殺,留下7個無父無母的孫子,她靠種水蜜桃來撫養孫子,她用愛帶領孩子們樂觀活下來。

孫女小如說,「就算世界與我為敵,我也喜歡你。」7、8歲的年紀,誰懂得死亡,但失去爸爸、媽媽,卻讓什麼都不懂的小心靈真的好痛。

江秋玲阿嬤說,「怎麼突然想媽媽呢?我也不知道,妳不知道呢?妳還要不要想?還在想、還在想,那妳想媽媽?那我怎麼辦呢?我也不知道,我也會很難過的。」

抱緊孫女,阿嬤也只能跟著掉淚,誰想得到40萬元卡債,逼著媳婦燒炭自殺,唯一的兒子也喝農藥走了,4個孩子怎麼辦?

記者:阿嬤有什麼娛樂?阿嬤:娛樂是什麼?記者:阿嬤妳居然問我娛樂是什麼?阿嬤:對啊!娛樂是什麼?我不知道。

數不清的鞋子,滿天台的衣服,是阿嬤一個人的重擔,孫子、孫女卻也是阿嬤唯一的娛樂,但是阿嬤擔心啊!光是種水蜜桃,一個冬天下雨,幾乎一半收成都沒了,該怎麼養活一家人,因為她總有一天也會老。

阿嬤:沒辦法走路,你只能揹我了。孫子小豹:那我老婆可以揹妳啊!阿嬤:你的老婆,萬一你老婆沒有揹我,那誰要揹我?小豹:姊姊啊!阿嬤:姊姊要去結婚啊!小豹:我就叫姊姊先離婚一下啊!阿嬤:那她們小孩子怎麼辦?小豹:離婚一下,等一下再來結婚啊!阿嬤:哪有這樣,我沒辦法走路,誰要揹我?小豹:我揹妳啊!阿嬤:那你要怎麼揹我?小豹:這樣揹啊!

牽著手往下走,畢業典禮上,阿嬤又哭了,因為她知道,她不只是阿嬤,她是爸爸更是媽媽,兩個人留下的傷痛,阿嬤會堅強,一個一個補回來。




這是一部紀錄片 今年《商業周刊》的「一個台灣.兩個世界」關懷系列,與"奇蹟的夏天"金馬獎導演楊力州合作,記錄一個自殺家庭,如何用愛與原諒,重新理解生命。


楊導演說:
這是一個巨大傷痛的故事。一開始拿起攝影機,我一直告訴自己,必須勇敢,勇敢不等於殘忍,因為唯有勇敢,不讓情緒氾濫或發洩出去,我才有辦法拍到生命的原貌。

這裡,有雲、有樹、有透徹的陽光,但是每到下午,霧就來了。那個讓空間美麗的雲霧,反而讓人看不清楚這個區域,也看不清楚這些選擇結束自己生命的人,究竟是為什麼?

拍紀錄片最有趣的,就是透過拍攝,去參與一個生命。可是這部片特別不同的是,我們今天要做的是(大人)自殺留下來的小孩,這在我們的生命經驗是零。在這個零的狀況底下,很多事情,我們沒有辦法理解。
我也意識到生命這件事情,是如此複雜,比如說阿嬤的兒子選擇自殺,他高度影響到阿嬤,影響到他的小孩。他用他自己理解生命跟處理生命的方式,去處理自己的生命,但生者的命運呢?



http://blog.pixnet.net/atwn2face2007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蘋果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