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文引用自 myoo - <剪報> 白飯的滋味
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
看到這篇文章起了這一堆感慨... 手就是不由自主地在鍵盤上動了起來...


其實我已經習慣從小被問到大 陌生人見面的第一句問話:你是本省還是外省人?

小時候 就很直率的回答:外省人
而對方也很單純地 就會用國語或者台灣國語跟我交談
問話--->為了溝通

現在的問句變成了:你是外省人還是台灣人?

第一次聽見的時候我一愣 然後我說:我是外省人也是台灣人...

問話--->為了知道你是敵是友 

從我懂事的時候 我一直以為"種族歧視" 這種東西 只會發生在外國人的身上
他們用身上的黑白 來判斷人的黑白 外國人很進步嘛? 似乎也有不怎麼文明的地方!

沒想到 不到十年 這裡的人開始用短得不到一百年的歷史 
來幫相同皮膚顏色 相同文字 相處5.60年在同一片土地上的人

分類 

以前偉大的領袖 變成了賊寇首領
優美的詩句 變成了僵化的思想
隔壁操著山東口音的鄰居老伯伯 變成了對岸同路人  wtf-ing big "red" hat!!

那個伸手一巴掌的人 這一下很過癮嘛? 讓你出了鋒頭嘛?

對方是一個老人家耶!! 還是一個被警察架著 手無吋鐵 行動緩慢的七八十歲老伯伯耶

對一個老人家出手 然後快步離開 顯示你很行嘛?

我只看到野蠻 與 道德淪喪 這不是教育失敗嘛?
(我腦中居然浮現教育部長在旁叫好的畫面...)

難道不覺得丟臉嘛? 丟了你所有引以為傲的族群的臉嘛???



我在艾芙瑞喵的文章迴響中寫著:

「我想起李安電影【色戒】中 王力宏聲嘶力竭不斷重複地那句話:『中國不能亡!』
 全場一堆人笑了 為什麼笑了呢?
 是因為王力宏生嫩的演技? 還是...『中國?』
 
 其實 中國早就慢慢在死去 從"台灣人"的記憶中
 狠狠地否定 扼殺
 就像他們拆了中正紀念堂 狠不得把蔣介石從墳墓裡挖出來編屍
 一樣

 這些過去 將隨著 如風中殘燭 行將就木的老榮民的凋零
 被狠狠抹去 然後丟棄」


也許 我也快成了不合時宜的人

因為我的腦袋中裝的 盡是 

杜甫 李白 蘇東坡 
長江 黃河 西湖畔


貼一首歌詞 收錄於張雨生1992年《大海》專輯

  心 底 的 中 國 5:08

 詞:張雨生 曲:張雨生

 我沒有走過父親走過的長路 他的年少是幾番滄桑 幾番血淚
 我沒有看過父親看過的國土 他的鄉愁是浩蕩之江 滾滾之水
 我只能偷偷瞄著父親的眼眸 感覺他眼光最深沈處的浮雲蒼狗 喔

 我沒有留下父親留下的瘡疤 他的傷痕是不敢思憶 不堪回首
 我沒有經歷父親經歷的掙扎 他的割捨是午夜夢迴 茫然失落
 我只有悄悄等著父親的動容 感覺他神色最恍惚間的愛恨交錯
 
 什麼叫中國 我曾經沒有把握 如今我才知道 她在我胸口跳動
 什麼叫中國 我現在真有把握
 是父親畢生的守候 我與生俱來的光榮

這或許 也是一首 "不合時宜"的歌
創作者介紹

蘋果綠的流星雨

蘋果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